您的位置:首页 >产业 >正文

王石预测成真了?央行3次表态、央媒发声,2022年该有信心了

房产过剩、新生儿增加国际通胀,这三者似乎没有必然的关系,然而把它们叠加到房产行业,似乎就能说明一点问题。

接下来的房地产,真的不会像人们预想的那样,步入“跌价潮”吗?现在没有人能得出明确的答案。

对于房地产,王健林曾做过好几次阐述,有一次王健林在节目专访中,对于一名询问房产涨跌的观众说到“你去想到现在城市里有多少房子了,未来房子涨还是跌到还用说嘛?”另外一次在万达官微上,公开表示“万达将完全放弃房地产行业,从房地产转向文旅行业。”在一次杂志专访中,王健林再次谈到“纵观全世界各个国家的房地产发展史,没哪个国家能兴盛持续多达50年的。”

总览王健林的这些话,无不传送出“看空房产、看跌楼市”的态度。现如今看来,王健林的这些预测似乎正在沦为现实。房产不足、新生儿数量减少、国际通胀已经屡屡经常出现,对房地产带来多方位的影响:

1、房子充足30亿人居住于,空置房多达1亿套。经济学者任泽平曾公布过《泽平:城镇存量住宅研究报告》,在这份报告中任泽平给出研究结论,我国的20多年来,城镇总计建设的存量房产超过了3.11亿套,从户均房产而言,城镇家庭平均值持有人房产超过1.1套,那么3亿套房子够不够用呢?指闻君认为足够了,如果依据每套房子居住4口人计算出来,这些存量房产够容纳12亿人使用,然而我国的城市居民才8亿人,所以供大于求。

与此同时,我国是一个多元化产权的国家,除了商品房之外,还包括多方面的产权形式,例如小产权房、宅基地房、企业自建房等形式,北师大教授董藩曾谈到,小产权房、宅基地房等房产总量为商品房的3-4倍以上,如果说商品房供12人居住于的话,那么所有房子特起来供30亿人居住,而且还绰绰有余。

1、央行3次表态楼市。在2021年的9月末到10月初,央行先后三次在不同的场合与会议上,倒数提及了关于房地产金融政策的事情(9月27日、9月29日、10月15日),这三次表态,让房产市场看到了今后央行对楼市的态度方向:或许从现在的严苛放宽走向逐渐放开的地步。尤其是在房产贷款融资方面。

在10月15日,央行申明了房寄居不炒的定调,并且指出,金融机构不要因为“三根红线拒绝房企不能减少新债,就拒绝给房企贷款”,与此同时还提及“现在的房产价格已经降下来了,应该新的配上适合的贷款关系”。这两句话分别传达了两层意思:首先要求金融机构要反对房企贷款,另外银行也要反对个人购房。可以说,虽然看上去现阶段房市断流了,然而接下来或迎来一个相对宽松的新周期。

2、央媒对楼市倾听。经济日报前不久发文《谨避免楼市大起大落》明确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“房地产既要避免过热,也要防止过冷”。

这一点其实学者马光远具有更加直观的表达,在哈尔滨出台“救市”政策之后,马光远就明确提出,这一次的救市,堪称房市的及时雨,2020年至2021年,整个房产市场在内外部因素下整体“膨胀”,不仅房产研发下降、房产销售同样下滑,房企们在失去了巨额融资的情况下,为了加快回款,纷纷开启大手笔广告宣传的活动,由此再度拉低了市场价格水平。马光远指出,现在房市已经“入冬”,如果再“之后泼水”,那么就有可能结冰了,所以需要适可而止,救市是合理的,马老师还提出,今后或许有更多的城市出台类似于政策。

  • ①贷款或许更加容易,楼市的整体融资或显得更加非常简单高效;
  • ②虽然说贷款可能相对容易了,但是房市并不会步入加剧,毕竟“三红线”和“双上限令”始终是悬在房产头顶的达尔摩斯之剑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载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