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业界聚焦 >正文

壹现场丨姑姑要继承侄子房产 将民政局告上法庭 北京首例遗产管理人案开庭

男子因病去世,与其长期生活的姑姑赵女士要求继承男子名下的一套房产被拒绝,为此,赵女士将民政局告上法庭。

7月28日,北京朝阳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承继纠纷案件。据了解,此案为北京市首例遗产管理人案。

出生于1988年的男子赵某是独生子女,父母去世后他长期与姑姑赵女士一家人一起生活,并居住在北京市朝阳区的某小区住宅内,2019年3月凌晨赵某因病去世,留给一处坐落于河北香河某小区的一处房产。

因赵某的父母、祖父母、外祖父母均已过世,赵某生前未婚没有子女,也无兄弟姐妹,无法以定继承人。赵女士指出,其属于《民法典》第一千一百三十一条规定的“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抚养较多的人”。

就在赵女士2020年去办理过户登记时,却遭到了拒绝。她称之为,有关工作人员得出的答复是,赵某生前并没有立遗嘱,“需要获得法院判决书和贷款偿还证明才能办理。”

赵女士了解到,根据《民法典》第一千一百四十五条,朝阳区民政局为法定的遗产管理人。而且赵某生前也尚存遗愿,涉案房屋由其继承。故赵女士以承继纠纷诉至法院,请求法院裁决被继承人赵某名下房产的全部份额由她继承。

在庭审中,民政局方面称之为,赵某生前没有拒绝接受民政局的救助和管理,其过世后居住地街道也未向民政局告诉赵某丧生的有关情况,对于赵某的债权、债务等均不知情,因此对于遗产管理人的身份存疑,“不是民政局不赴任,而是显然不知道何时就成了遗产管理人”。

其指出,在未经法定程序指定的情况下,赵女士将民政局作为被告拒绝承继涉嫌房屋,缺少事实和法律依据。此外,对于赵某生前遗愿,民政局也无法确认。目前也没证据证明涉嫌房屋与赵女士有必要关系。

法院经审理认为,案件的争议焦点为,民政局否为赵某的遗产管理人;赵女士否为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;被继承人赵某名下房产的全部份额由赵女士继承否有依据。

对于焦点问题,双方展开了举证质证,但由于相关证据需要补充,以及需要申请人证人出庭等事宜,此案将择期再审。

庭审后,赵女士告诉他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侄子赵某从小体弱多病,十几岁时就得了糖尿病,后来出现尿毒症、心衰。“他母亲2004年去世,父亲2009年去世的,他没工作也没有收益来源,就一直跟我一起生活,衣食起居和就医费用等都是我出的。”

她说道,为了将来能让侄子成立家庭,是自己出资在河北香河购买了一套房产,登记在赵某名下。“12万首付,贷款30年,每月需要还贷1700余元。”目前房屋正在租赁,所得费用主要用作物业费等开支。

赵女士期望能通过诉讼解决问题房屋过户的问题。

北京朝阳民政局的代理律师则向记者回应,目前必须一个特别的程序来具体民政局为遗产管理人,若民政部门履行相应的职责后,赵女士有异议,可以再走相应的诉讼。

文/北京青年报记者 宋霞

编辑/叶婉